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搜房示例: 静安  

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整合城市住宅资源与酒店服务理念,为休闲旅游,商务出差,探亲访友,学习培训提供1天-3个月的公寓短期出租服务(1)比同品质宾馆酒店便宜至少40%-50%(2)可洗衣做饭,更适合人性化生活住宿。

张爱玲故居-“逃世的地方”


      张爱玲除了有个著名的故居爱丁堡公寓(现名常德公寓)和华懋公寓外,还曾在重华新村(南京西路正对老梅龙镇酒家的弄堂里)长住过。 1947年六月张爱玲在爱丁顿写下给胡兰成的诀别信,九月离开搬到南京西路的重华新村。半年后胡兰成从温州回来到这里找她,当然是人去楼空。60号应门的人已是个陌生妇女了。

      张爱玲在重华的具体地址,据她弟弟张子静说是「重华新村二楼十一号」,在梅龙镇酒家弄堂里。我曾照着这条线索去那弄堂里找,但漫无头绪,根本不知何从寻起。读过几篇查访考证重华旧居的文章,至今也没有人说得上究竟是哪一栋哪一间。 文史馆的朋友说已经联系好重华新村的街坊委员会,虽然具体门牌号还不确定,可以过去看看,问问那儿的老邻居,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重华就在南京西路上,那时还叫静安寺路,可见离这儿不会多远,馆长说我们就慢慢走过去吧﹗这个提议正合我心。于是半个多世纪之后的这个冬天,我们循张爱玲和她姑姑的迁徙足迹,从爱丁顿跟踪到了重华。 细雨中撑着伞慢慢的走,一路上还讨论门牌号的疑问。文史馆信息史料部的夏主任,是一位非常细心认真的资料专家。他找到了一份静安寺路的旧地图,上面有重华当时的门牌号码;循着这份编号,他谨慎地推测对应的新号码。我一边听他们谈论,一边打量这条今日上海的黄金地段﹕先是经过早年的哈同花园、后来的中苏友好馆,即现在的上海展览馆;路上两边放眼望去,几乎全是最高级的大酒店、欧美的名牌精品店,和豪华别致的餐饮商店。走过「凯司令」咖啡馆,隔不多远有一家高档时装店,他们说就是昔时的西伯利亚皮裘店。小说〈色.戒〉 的真实原版──女间谍郑苹如试图安排刺杀汪政权特务头子丁默村,就是用了美人计,把他骗到西伯利亚皮裘店为她挑皮大衣的;而〈色.戒〉里则是女主角王佳芝先约了暗杀对象「易先生」在凯司令咖啡馆碰面,然后一道去买钻戒……。原型和小说的现场,都在这条街上的这一小段发生。张爱玲的世界空间其实不大,但竟然可以拉得这么深远,而时间又持续到这么长……。

        再走不多一会就到了。进了梅龙镇酒家的弄堂,南京西路1081弄,朝左拐有一排三层楼的公寓房子,他们说这就是重华公寓了。相较之下,常德虽已败敝,还能从外观设计、电梯、旧物的细处──像扶梯、门洞、消防栓等等小地方窥见当日的等级;而重华却是狠狠的降了级,就算还原成全新,跟爱丁顿的差距也是太明显了。这短短一段路,当年姑侄俩走得辛苦啊。 又是亏得文史馆预先打的招呼,居民委员会的两位阿姨大嫂出来热心帮忙,说有一位九十八岁的老太太,在这儿住了几十年,人清楚得不得了,也许她听说过张爱玲,记得她住哪一栋……,于是登楼敲门找她聊天。老太太跟居委会的大嫂挺熟,礼貌地延我们进门,一听说我从美国来,就跟我用流利的英语对话起来。原来她的父亲陈琪,光绪年间被慈僖太后派赴欧美考察博览会,后来成为中国举办大型展览会的创始者。老太太是位退休医生,房间里有好几幅她年轻时的照片,穿著旗袍,气质雍容优雅。她说未曾听过张爱玲这名字,抱歉帮不上忙。我原就不曾指望问到什么,倒是想既然有缘见面交谈,就要求跟她合照;老太太欣然同意,随即起身梳头、扑上淡淡的粉、涂上浅浅的口红,并吩咐女佣取来一条丝巾系上……。众人皆点头赞叹﹕这就是上海那时候的淑女风范啊﹗我对文史馆长打趣道﹕在你们静安区,随意走进一户人家,就是有来头的。 这时听到信息史料部的夏主任在门外兴奋地说﹕找到了找到了﹗我向陈老太太道谢告辞出来,跟随夏主任下楼再走进隔壁一栋的大门。原来他从旧地图的1,3,5号大门数下去,根据张子静告诉季季说是二楼11号,就是第六个大门口,那11号现在变成9号,二楼单元该是9A。扣那个单元的门,没有人在家,进不去;只好叨扰隔壁人家,说明来意,那家的女主人也很客气,让我们进去四处看看。两户紧邻的单元,大小和格局应该是相同的;从四七到四八年,张爱玲的母亲也来和她们短期住过──三个人住这儿,确是嫌逼仄了。 我要求到临街那间房的窗口看一眼南京西路。据说1949年五月解放军进城,就从在这段路上走过。张子静记得她们是1948年底搬走的,但有研究者说张爱玲在重华公寓的窗口看过解放军进城。如果后者说法是真的,张爱玲就是从紧邻的隔壁那个窗口看到那幕历史镜头,「观点」跟我现在应是很接近的。那一刻,她心里在想什么呢? 从张爱玲的著作表上看得出,她在重华的那一两年里没有写出(至少没有发表)任何作品。离开重华,她们搬到派克路(今黄河路)上的卡尔登公寓,现叫长江公寓。长篇《十八春》是在那里写成的。两年前也是一个冬天,我去长江公寓看过,在301室前徘徊了一阵,今昔之感却远不及这回强烈。 1952年七月,张爱玲从那里离开了她「还没离开家已经想家了」的上海,永远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