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搜房示例: 静安  

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整合城市住宅资源与酒店服务理念,为休闲旅游,商务出差,探亲访友,学习培训提供1天-3个月的公寓短期出租服务(1)比同品质宾馆酒店便宜至少40%-50%(2)可洗衣做饭,更适合人性化生活住宿。

上海古玩市场一览


          老城隍庙   上海豫园(老城隍庙)的停车难一向是很闻名的,不是这里不让停,而是车位总不够,而且动不动就是旅行社的大车,这一点与潘家园的老外自由小组稍微有点不同。上海人把这个最大的古玩市场,整合得呈现辗转绵延的群落态势。上海人在布局的时候似乎考虑到了一个旅游的综合效应。放置在老城隍庙的附近的效果是,上海人把古玩收藏做成了一道民俗旅游大餐。一如上海人稔熟的开办种种老上海风情酒吧、饭店甚至新民俗景观的做法。在豫园附近的古玩市场有,华宝楼地下古玩市场、上海老街(方浜中路)的藏宝楼,与南丰商厦地下室开办不久的古玩市场,连着老街上零星的民俗与古玩店,逶迤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古玩收藏群落,蔚为壮观。可以说,整个豫园就是一个古玩民俗收藏工艺品的纵深的庞大壕沟工事。

  新新旧旧的东阳木雕,在这里是店铺的常规菜肴。大大小小的藏传古玩如唐卡、藏佛法器,是这里的点缀。南方发达的书画、玉器、陶瓷、木刻在这里无法阻拦地铺陈着。有时候,光从物件来看,你真的很难去指出这里的特色,因为古玩界早就南北一体了。全国性的交易大家都会去的,采购也是全国跑,唯一区别的,是文物的摆设方式。还有,上海的所谓海派的标志物件可以提醒人们,你来到的是南方,是上海。那些元素是:老的或者新印刷的月份牌、老唱机、老胶木唱片、上世纪30年代的电风扇、老电话机等等。这种情感与北方有很大不同,这里玩的不全是深厚的历史,更是年代的风情,经营的是格调,收获的是怀旧成本,谁让这里没有多少本土的古玩可以把玩呢?  

 偏偏上海人又是把情调奉为至上的一群。本来,真正意义上的古玩市场,原先是在老城隍庙外的福佑路上。那时候这个破落窄小的小巷子,每个周日,拥挤了不断的人流,加上巷子里带着菜篮子推自行车甚至摩托车的居民来来往往,更是平添了几份市场红火所需要的人气,那也是经常能从地摊上捡到别致件头的适意年份啊。那里拥挤的,多是本行里的工作者,而将观赏视为生活雅趣节目的人,还很少。自从把古玩市场招安进了方浜中路的藏宝楼室内以后,藏宝楼里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在四个楼面的空间里,密密麻麻地寄居着店铺与摊位,那种严严实实的感觉,正是上海石库门闹市的写照。一进藏宝楼,你的脑子里也许会跳出七十二家房客的题目,楼上摆地摊的两层已经像潘家园的具体而微者,一层是固定的各地工艺品集会,一层是留给临时设摊的主。

  在搬迁完古玩市场后,上海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整条方浜中路都命名为上海老街。这个时候,古玩已经成为了一个元素,更红的更酷的更招惹人们的,是真民俗与伪民俗组成的长长的民俗旅游工艺街。这里,真与伪已经没有区分的意义,存在的依据是:像不像来客心中的民俗。如果来客认为殖民风情才算情调,那么光用朴素的民俗原料与原生生活零件本身,就已经不够了,你必须再加上韩国发泡塑料与进口卡纸做成的油画框,才能符合消费者欧化的家居装饰的主旋律,所以这个街上的花花绿绿的物件里,就多多少少有着包装的冲动与本能。这条街上,是包罗了全国的民俗旅游工艺品的大杂烩。上海这个舞台的容量太深广了,除了北京也有的如中国结、真丝毯等旅游通货外,许多的东西真的也很难分清楚作为市场所在地的地方特色,这里你也能看见北京白孔雀的手绘T恤,河北蔚县的刻纸作品,云南的彝族十字绣挎包,贵州的地堂戏面具。当然,地理的因素也多少会有明显的表达,附近的苏州与宜兴,是工艺品输出大户,在上海这样临近的大市场,更是随处可见他们的苏绣系列产品与紫砂产品。上海唯一可以捏合成为风雅的历史段落,就是上世纪30年代的那一截,所以上海现在的民俗招牌,就是石库门、月份牌、留声机的硬件加上胶木唱片里周璇咿咿呀呀的口齿不清的声音痕迹。老街上可不缺乏这个,他们抓挠得你很舒服。  

 上海本地的工艺品本身一直很少有回味的东西,许多东西很有为工农兵服务或者广告促销赠品的劲头,金山农民画是个例外,在老街上不乏农民画的仿制品,由于价格低,乡土趣味浓重,所以走的很不错。现在出现了小型国画的装饰框,你一定要问清楚是画的,还是一部分印一部分画的,或者全是印刷的,因为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上海人有个优点,只要你问他,他会老实地告诉你的。在豫园入口不远的院子里,经常可以看见有组织进行的手艺表演,其中有用易拉罐材料做的工艺装饰画,我觉得这才是上海工人阶级心灵手巧的特色所在。东台路(浏河路)

      东台路原名安纳金路,位于上海市的东南部,近西藏南路、复兴中路。它是一条在海内外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旧工艺品特色街,被称为上海的“琉璃厂”。古玩市场地处卢湾区浏河路、东台路口,其古玩市场主要集中在崇德路至复兴路一段。古玩街的对面是一个花鸟虫鱼市场。 现在,东台路共有古玩商铺百余家,店铺大多小小的,是老城厢里很普通的样式。在这条街上唱主角的是陶瓷器、铜器、锡器、玉器、竹器、木器、文房四宝、书画等工艺品。此外,还有鸟笼、服饰、钱币、三十年代的月份牌、电风扇、打火机、三寸金莲等。

     东台路的古玩市场,也是上海著名的人文古玩招牌市场。许多行里人都汇集这里,买进卖出,游人也繁密。这里靠街心的摊位,多是工艺品与民俗旧货,而在两边的店铺里,往往是扎实的古玩所在。 刘步祥的店里弥漫着一股上海老工人特有的对机械古玩的偏爱,这一点与其他许多古玩店什么都有或者什么都谈不上的情况不大一样。老刘本来是工人出身,卖过花盆,入收藏行是为了谋生,但是时间培养了他的爱好与经验。在这个小小的店堂里,动辄就能听到机械咯咯的声音,和顺的老钟声,布谷鸟探头的叫唤,甚至头顶旋转的老式样的吊扇的沙沙声,都在暗示着一种时间的存在,或是时间的消失。走出这个小屋子,我才发觉,我原来是在东台路上。 阿星是这个行里的高手了,身边总带着个日本学生。他的店面布置得很有情趣,他的生意两头在外,店面只不过是一个梁山朱贵式的接待站,这也是上海与北京许多古玩店的普遍情形,大家比的,实际上是自己的稳定的良性客户有多少。如果存在这个比较的话,古玩店面子上的销售,只是一种存在的方式,许多商店有自己很扎实的户头,每年消费几十万、几百万的。也有把古玩做高档公关礼品的,那就是靠自己的关系与维系关系的水平了。但是一切的前提是,你自己必须有眼力、财力与魄力,手上抓到真货好货,才是长久的生意经。所以东台路与其他路上做得好的古玩商一样,肚里的货色都少不了。

     云洲商厦(大木桥路) 上海云洲古玩城(前身为上海太原路邮币古玩集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由室外迁入云洲商厦内)是一个具有25年历史的大型收藏品市场。地处上海市中心城区,紧依繁华的徐家汇商圈和淮海路商业街, 商贾云集、交通便捷。2楼古玩、3楼古玩、4楼古玩 5楼是邮票磁卡市场,6楼是钱币市场。 在大木桥路的云洲商厦一般不为人熟知,其实根据上海人作天作地的劲头,与把所有东西都要整合出文化来的派头,这里迟早也会红火起来的,你别看这里只是一个钱币与邮币卡的狭隘市场,这里可是民俗文化的大摇篮。 

 因为钱币收藏是古玩行业中最为庞大的一支大军,因此钱币收藏与所有不太贵重的古玩收藏都有暧昧关系,所以钱币摊位上、店铺里也是琳琅满目的。令成年人往返时空隧道的小人书连环画,上海滩上的老烟标,各类门券,解放前的四大银行发行的纸币,老上海的协会、学校甚至剿匪纪念的像章,老上海外国公司的代用币、老筹码,作为文革重灾区的上海文革物品,无不与新旧民俗文化搭界。其 他上海深厚的人才素质与收藏厚度,使得浮出表面的古玩市场远远不能说明上海古玩观赏的全部,就像北京一样,两地都有很多水平很高的私人博物馆群体,还有零星的古玩店铺的存在。比如,上海的钱币收藏家余榴梁先生开的江边钱币商店,以前在浦东有聚银收藏品市场,陕西南路的精文文化广场的花卉市场里二楼以前也有古玩铺面。

     南京路上海电视台对面,有一个奇石古玩市场(上海南京西路688号),里面大多是家居装饰的工艺品、奇石之类,也有书画,但是也有很妙的真正古玩。

     福建路上有一个收藏街,当初喊得很响,但是结果却不怎么好,不过也由此留下了零星的古玩铺面。    多伦路的店铺里也有零星的收藏与古玩,如端砚的专营,如文革物件的专营,如古陶古瓷的专营;在许昌路上,上海人凭仗自己的私房,也安静地开设着一条古玩装饰街,安静的马路,寥寥的人流,不知道是为店家所图,还是为店家所苦着,不为人知。

      在长乐路与瑞金路交汇地方的一家古玩店,店堂摆设很有文物商店的气质;另外,在复兴中路,在乌鲁木齐路,在华山路,在其他的旧货寄售店里,上海的古玩店已经融到了新上海趣味的趋势里面,变成了当代寻求题材的上海人冲动的喜好对象。  

 在泰康路艺术市场,也有一个颇有规模的古玩市场,里面也是藏龙卧虎,一如上海的其他市场。房租与人流,也就是性价比,永远是古玩店铺要考虑的问题。比如多伦路上的老叶,是铜印章的藏家,每次去都要与他聊一会,结果,这次去看,已经变换大王旗了也,很是怅然。这才是上海古玩市场的另一个真实写照。  

  新开设的静安寺古玩市场被珠宝玉器首饰等概念包容者,里面不少进驻的台商也成为了一种新的概念。江记就是一个兼做紫砂壶、炉与玉的店。老江足迹在大陆已经10来年,早就朋友遍地。  

  有专家说现在上海古玩市场开得太滥,这个需要市场的业绩来做诠释,而且静安寺古玩市场是一个敢于与以往的甘于蓬头垢面的传统古玩市场进行区分的新兴古玩市场,他面对的店主与买家,在进入这个优雅消费环境的时候,就同时决定了双方的身份,也是门槛。他也许不能决定谁来,但是他肯定决定了谁不合适来。    不过,说到底,在古玩这个行当,谁能熬过去,才能算是未来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