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搜房示例: 静安  

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整合城市住宅资源与酒店服务理念,为休闲旅游,商务出差,探亲访友,学习培训提供1天-3个月的公寓短期出租服务(1)比同品质宾馆酒店便宜至少40%-50%(2)可洗衣做饭,更适合人性化生活住宿。

上海浦东区


浦东,在整个中国的版图中属于长江三角洲平原。从小处看,是“大三角”中的“小三角”。它虽属弹丸之地,但扼拥长江,紧靠黄浦江,西屏上海老市区,这里土地肥沃,有着独特的地理优势和发展空间。 浦东的濒海之域,属江海冲积平原,那是在江流和海潮的长期相互作用下,由积聚的沙洲逐渐连片成陆的。这片肥沃之地是由积聚的沙洲逐渐连片而成的,因此修塘、浚河历来是地方上的要政,当地百姓也是全力以赴,以求得生存与发展之地。在数百年间,曾先后修筑塘堤10多道,但历经沧桑,屡毁屡修,轮番约200多次,疏浚河道有70余条(段)。而只有到了解放之后,人民政府才有这个能力,调动所有的力量与资源来抵御自然灾害,并筑起了闻名于世的“人民塘”,这才使这一地区免遭潮灾之害。之后又采取了开挖整治河道,建造水闸堤坝,实现水网的分级控制和自由调蓄等措施,才算真正提高了防洪抗灾的能力,才使到目前为止的1.5万公顷的农地得到了保护。 从历史衍变来看,一片肥沃平原的形成,孕育了勤劳勇敢的人民,培养了抗争自然的顽强性格。而所有这一切,难道不就在为现在的浦东,以及为未来的浦东,铸就一种奋发向上、永远进取的“浦东精神” 浦东海岸线有多长,它的走向如何,是如何形成的,对浦东乃至上海有什么作用,您都知道吗? 浦东的海岸线,占到整个上海大陆岸线的大部分,大陆岸线沿长江口成弧形再转向杭州湾,长达100多公里,其走向是西北—东南—南—西南。这一带地处江海之交,受海潮江流日夜冲击,因此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便形成了与海岸线成平行走向的海塘,这些海塘也便成了海岸线变迁的历史见证。 如今,浦东正处于新一轮开发的大好时机,向岸线外扩展新地已成为一种必然,一些直通大洋、面向蔚蓝的新港区、新码头,一个个地在浦东岸线边竖立,为浦东的未来洞开了一扇扇通向彼岸的大门。但上海乃至浦东的海岸线的形成历史决不能因此而遗忘,在进一步开发之际,要持有对历史、对未来的浦东人负责的精神,处事必须理智、理智、再理智! 您对自己所生活与工作的浦东新区的历史沿革与区划调整了解吗?虽然其中的归属撤并读起来比较枯燥,但它历史沿革的基本轨迹还是比较清楚的。在此,不妨向您作一个简略的介绍: 浦东新区(准确的说是川沙)最早的历史沿革可追溯到南北朝时的梁大同元年(535),那时设有昆山县,隶属于信义郡;古代的川沙是戌卒屯垦的海疆,唐天宝十年(751)属华亭县;到了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归属于上海县;清雍正三年(1725)后分隶南汇和上海两县;嘉庆十五年(1810)开始由上海、南汇两县划出,设川沙抚民厅;辛亥革命(1911)时改厅为县,直隶江苏省;1950年由南汇划入29个乡;1958年川沙从江苏省划出,改属上海市管辖;1961年成立才两年的浦东县的农村部分全部划入川沙,并将沿黄浦江边的高庙地区划归杨浦区;1984年再将沿黄浦江的塘桥、陆家嘴、洋泾一带划归黄浦区,把周家渡至杨思等沿江地区划归南市区。到1985年县境的面积已是建国前的2倍。1990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策开发浦东,1993年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川沙县的建制撤销,同时将划归到南市、黄浦、杨浦的地区及闵行的三林乡收回,成立了浦东新区。 现在,浦东新区的总面积为533.44平方公里,城市化地区逐步向东扩展,形成了四大国家级的开发区,沿黄浦江的小陆家嘴地区已成为高度现代化的区域,连一些海外归来者也大为惊讶:完全可与美国纽约的曼哈顿相媲美啊! 在上海有句很响亮的口号:“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而开发开放中的浦东城乡的变化则完全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 翻开浦东新的一页,处处能看到城乡建设的“大手笔”,最大的变化就是几大开发区功能性开发所形成的城乡架构,这一架构正在逐步缩小城乡间的差别。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崛起,率先进入了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并由西向东地推进,由“三环三射”高等级的公路把外高桥、金桥、张江、孙桥等开发“基点”的浦东大地连成了一片,在这些道路周边的房产也如禾苗得到雨露“茁壮成长”。您只要从张杨路的西边朝东走,路两旁尽是外观新颖、功能齐全的高楼与住宅. 站在陆家嘴的高楼群中,您简直无法想到,在这片延伸的新土地上,还有着那么多星星点点的文物古迹。您不妨由西向东漫步,走访一些能发古人之幽情,抒今人之情感的“古物”。 在原陆家嘴轮渡站的东南面,曾有一座明朝陆深及其子楫的墓,1969年在挖防空洞时发现。陆深是明弘治年间的进士,历任大常卿兼侍读、翰林院学士,可算得上是浦东的历史名人。在陆家嘴绿地旁,您能发现一幢灰墙黑瓦、具有历史文物价值的陈桂春住宅,现已成为陆家嘴开发陈列馆。走在其中,会使人感到是它把历史与现实连接了起来。 川沙镇,也是一座布满遗迹的古镇。在镇的东南面,有着明嘉靖年间筑的城墙,后经多次拆毁和重建,到“文革”期间,城墙仅存50米。在城墙上还建有魁星阁和岳碑亭。据说此碑镌刻有南宋抗金名将岳飞所书的七言律诗:“学士高僧醉似泥,玉山颓倒瓮头低,酒杯不是功名具,入手缘何只自迷”。这是岳飞赠予商丘李梦龙的。李曾在五台山出家,后此诗几经转手,墨迹最终流落到了川沙,碑是清道光十二年间所刻。 如果,把历史推近些,在川沙镇及周边地区,还有着黄炎培故居、宋庆龄故居、张闻天故居、吴昌硕纪念馆等,近代的著名人物,再一次把历史连接,并传承延续,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