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搜房示例: 静安  

上海“我的家”连锁服务公寓:整合城市住宅资源与酒店服务理念,为休闲旅游,商务出差,探亲访友,学习培训提供1天-3个月的公寓短期出租服务(1)比同品质宾馆酒店便宜至少40%-50%(2)可洗衣做饭,更适合人性化生活住宿。

走进石库门屋里厢:体验老上海怀旧生活


     “屋里厢”对每个上海人来说,都是一个让人感觉由衷温暖的字眼。“屋里厢”是道地的上海话,意思是“家”。“到屋里厢来坐坐”,即来我家坐坐的意思。   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上海人在石库门房子里出生、长大。而今,随着石库门的消逝,住在商品房中的上海人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为了公用厨房、厕所而排队;也再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站在阳台上边晾衣服边和邻居聊天了。至于张爱玲和苏青笔下那些穿着紧身旗袍和美国丝袜,从窗口吊下篮子购买进口胭脂花粉的女子,已经早已化为一场旧梦,只有怀旧电影中才依稀可见。

  如今,新天地的石库门“屋里厢”展示馆给了我们一个缅怀老上海,追寻历史回忆的好去处。
它由一幢建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石库门老房子保留、改造而成。

  整个展示馆占地面积367.2平方米,建筑面积为513.9平方米,按照二十年代里弄单元一户住户为模式建成,主要展示房间七间,分别是客堂间、书房、老人房、主人房、女儿房、儿子房、灶披间,以一个石库门家庭的故事,贯穿参观始终。它不仅展示了上海独特的石库门建筑文化,重现了当年上海人的生活空间和生活方式,也介绍了上海新天地项目的理念和改造开发过程。

  展示房的所有陈列实物,无论是炉灶、小孩的课本,还是口红、烟缸,全是二、三十年代石库门弄堂里所存留的旧时实物。坐在二楼主人房的梳妆台前,把玩那精致的“百雀灵”胭脂和镶着绿玉的发簪,一旁的留声机放着轻快的爵士乐,这一切,仿佛让你看到了一个讲求细节、懂得享受生活的30年代的中产阶级现代派女子。而从女儿房里刊登着好莱坞剧照的英语杂志和老式缝纫机上,你不难猜出这是一位时髦而充满活力的青年女性,和她的母亲相比,显然她对于这个世界了解得更多,也渴求得更多……  

    通过分布在各展示点的多媒体、效果音响、馆内投影机,你可以听到一个娓娓道来的二、三十年代上海中产阶级人家的石库门生活。无论走进哪间房间,逼真形象仿佛还原历史,让人犹如亲身经历这间房的主人当年的生活。倘佯其中,可谓有限空间,无限暇思,让你身临其境地体会弄堂情结。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石库门房子是上海独具特色的里弄住宅,大部分居民的栖身之地。四通八达的弄堂里,旅馆、作坊、报馆,也都会来占用一方天地;小食摊、修鞋匠、理发师傅、算命先生,以及传街走巷的各种露天职业者,都来此谋求营生。他们中大多是川流不息的各地移民。石库门弄堂口更设有上海人称为“烟纸店”的单开间小店,提供香烟、草纸、老酒和各种小百货,二十四小时做买卖。形形色色的人物,五花八门的行当,生动地展现了上海的市井百态,是上海这座城市中最浪漫、最能触动人心的部分,同时也折射出上海这座城市“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社会特征。

  “亭子间”是位于石库门建筑楼梯转弯处的一间小房间,通常朝北,由于它冬冷夏热,房间面积又小,因此常常被主人出租以增加收益。

  二、三十年代时,有不少进步的文艺界人士为了逃避内地的白色恐怖,纷纷到上海来寻找新的生活,也常常租用亭子间。这些文人大多是没有家眷的单身汉,在这陋室中苦读钻研、构思写作,进行着各种艺术创作活动。许多著名文学家如鲁迅、蔡元培、郭沫若、茅盾、巴金、丁玲、丰子恺等都在亭子间里居住过。这些文人不仅住在亭子间,他们的作品中也大量涉及亭子间和石库门的生活,故有“亭子间文学”之称。而张爱玲的小说则常以里弄作为故事的背景。